|
|
|
|
|
|
|
|
|
最新提示:
 推进工业互联网还要跨越哪几重障碍  08-09  "数字孪生"技术来了?到底是啥?概念股或受关注  08-08  特斯拉上海工厂或采用LG化学锂电池  08-03  5G智能家居大热,华为身影多次闪现  08-01  又薄又软的半导体新材料可制微纳光电器件  07-11
   热点文章
  工商动态
  永利注册官网
  法律法规
  政务公开
  办事指南
  表格下载
  永利开户投注
  消费维权
  永利平台网址
> 工商动态 > 文章内容
量子通信产业的漫长角力开始了
时间:2019-07-24 11:28 来源:体育网 作者:dede58.com 点击:
【电子网】讯

  中科大下属的科大国盾量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科大国盾”)近日正式申请在科创板上市。科大国盾的IPO计划早在2017年之前就已启动,并在过去两年里为上市扫清了一切障碍,包括与竞争对手九州量子的一场“恶战”。

  “前期吵吵闹闹,现在总算是有了结果,国盾的突然上市有先发优势,得到了资本市场的认可,量子通信产业化也正式开始加速了,这对于整个行业的意义是正面的。”九州量子一位高管对于科大国盾上市表示,科创板是迟早的事,九州量子上板问题不大。

  在量子通信的千亿规模市场上,不只有一家参与者。除了科大国盾,九州量子、问天量子等都在发力。

  三足鼎立与核心产品

  目前参与到量子通信领域排名最靠前的三家企业分别是科大国盾、问天量子和九州量子。

  三家企业都与中科大有渊源,前两家起源于中科大,不过经过几年的发展后分道扬镳,成为竞争对手。其中科大国盾和问天量子是最先进行量子信息技术产业化的公司,分别由中国量子科学的两大带头人潘建伟和郭光灿开创成立。已经申请上市的科大国盾披露2018年营业收入为2.64亿元;问天量子年收入在3000万至5000万元之间。九州量子尽管是三家企业中成立最晚的,却是发展最为迅速的。九州量子2016年的年报就已经显示,该公司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1.25亿元。

  2013年底,时任浙江国际贸易集团旗下国贸东方总经理的郑韶辉与科大国盾的前身安徽量子通信有限公司接触后,签订《量子通信产业化合作协议》,约定要协同发力。具体来说是科大国盾量子为九州量子提供设备,负责上游的研发和产品开发。

  2015年九州量子在新三板挂牌,郑韶辉担任董事长。2016年底九州量子完成第一轮5亿元的定向融资,估值高达55亿元。九州量子当年还宣布投资6500万元与全球量子通信设备最领先的生产商瑞士ID Quantique(IDQ)共同建立合资控股子公司浙江理想,九州量子占股65%。

  郑韶辉进行的连续资本操作令九州量子的估值到2017年时一度逼近300亿元。

  就在九州量子开启新三板转创业板的新一轮融资的关键阶段,彼时的合作伙伴、同样在积极备战资本市场的科大国盾董事长彭承志突然在网上发布一条“锤杀科学家”的微博,控诉九州量子涉嫌违规上市。彭承志当时透露,郑韶辉利用担任国贸东方总经理的便利,窃取国资与科大国盾在量子产业上进行合作的成果。

  过去九州量子的技术很大程度上仰赖于合作方IDQ。在与科大国盾发生纠纷的同时,九州量子与合作伙伴IDQ之间也出现了分歧。IDQ认为九州量子没有帮助自己实现当初进入中国市场的承诺,打破了双方之间的信任,正式提出“分手”,合资公司宣告解除,最终以九州量子收购IDQ在合资公司的全部股权收场,IDQ也就此退出中国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在IDQ退出中国市场后,2018年2月,韩国电信巨头SK Telecom宣布以65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IDQ半数以上股份,以确保在即将到来的5G时代的网络安全。今年3月,SK按计划启动5G商业化,并宣布将在5G网络中启用量子加密技术。

  在一系列危机发生后,九州量子已经重新调整了股权架构和管理层架构,原董事长郑韶辉也退出管理层,并将公司控制权交给董事。

  到了2018年上半年,九州量子营业额仅5000多万元人民币。截至3月29日,九州量子在新三板股价报收3元,市值仅剩12.65亿元人民币。

  郑韶辉在风波平息后表示,量子密钥对下一步信息安全发展至关重要,真正的应用是目前各家角力的关键点。

  无论是科大国盾、问天量子还是九州量子,最核心的产品都包括量子密钥分发设备(QKD)以及单光子探测器,但各家采取的技术途径不同。

  九州量子与科大国盾的竞争,未来可能有两条路:一是在国家级战略上贴身肉搏;二是差异化发展,减少矛盾,国盾一直在跟服务器,九州量子则选择跟进企业级、家庭级。

  去年九州量子投资了1000万元人民币全资控股一家名为三点科技的公司,该公司主要从事“安全家居”解决方案。

  量子通信与绝对安全

  对于量子通信“绝对安全”的说法,传统通信行业和量子通信行业仍然存在巨大分歧。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信息工程学院院长杨义先就曾公开反对“量子通信绝对安全”的说法,他认为不安全才是绝对的,量子密钥可以做,但量子纠缠产业化还需要很长时间。

  而前不久上海交大金贤敏研究员团队的一项实验试图证明“量子加密技术存在缺陷”,《麻省科技评论》对该实验进行了报道。实验显示要攻破QKD只需利用其本身的缺陷。尽管文章发布后该团队进行了澄清,但业内对量子通信的安全性又重新提出了质疑。

  3月14日,包括中科大潘建伟、清华大学马雄峰等在内的五位量子保密通信领域科学家联合发表一篇《关于量子保密通信现实安全性的讨论》文章。文章称,QKD逐步走向实用化研究,出现了一些威胁安全的攻击,这并不影响QKD安全性的证明,这是因为“实际应用中的QKD器件并不符合理论模型中的完美要求”。

  上述表态也承认了目前的量子通信设备中元器件并不完美,尽管有科学家认为,不完美也不会影响量子通信的安全性。通信和密码、信息安全领域都没有认可所谓的量子通信,争议特别大,量子密钥的理论和器材也都不成熟,量子领域对现代通信和密码知之甚少,仍在雾里看花。

  潘建伟在今年两会期间针对业界对量子通信“伪科学”的质疑回应称:量子信息科学推向实用的过程中,人们的担忧是因为缺乏自信。中国过去在做技术的时候,长期地跟踪、模仿,导致了自信心不足,哪怕有领先的技术出现。但现在在国家的大力支持下,中国已经有很多创新性成果走在了世界前沿。

  潘建伟早在两年前就开始力推量子信息科学国家实验室的筹建。今年两会上安徽代表团也建议国家尽快批复依托中科大的中科院量子信息与量子科技创新研究院组建量子信息科学国家实验室。

  该一实验室一旦建立起来,国家的长期投入有望达到千亿元人民币。而科大国盾的上市也有望带动民营企业加入这一前沿科技产业化的浪潮中。

  但目前量子项目主要还是依托国家的专项资金投资,民营企业要想进入这一领域还是很困难。未来这部分想投量子领域的民间资本如果能够利用起来形成合力,有望成为国家资本的有效补充。

  中国、欧洲有望最先产业化

  量子通信产业化的前提是先制定标准,标准化是构建产业链的关键,是产业成熟的必经之路。欧洲和中国是走在量子通信标准化最前沿的两股力量。



(责任编辑:dede58.com)